•   昨天做了一个奇怪的梦,不对.不是一个,是两个.

      第一个梦梦到了了两个关键人物,两个不相干的曾经的朋友,竟然出现在我童年生长的平房院里,给我惊喜.并大喊我的名字,说欢迎我归队.

      那么第二个梦,我梦到了自己所谓的情敌.当然,其实是我一直把他当做我的情敌.我都没见过他,更不知道他的名字.更何况,我和那个人都没有恋爱可言.但是先暂时叫情敌吧.不然我不知道怎么定位和解释他为何出现在我的梦里.在梦里,我不但没有恨他,反而很欣赏他,我竟然对他一点敌意都没有.他很友善的给我看了好多好多他的东西.印象中他有一个特别大的包.包里都是他的回忆.他很大方的给我看给我讲他的回忆.

      我输了.

      输给了自己.

      我自己是谁,在梦里我都不记得了.我被自己遗忘了,遗忘在了梦里.结束吧.结束这一切.

      此刻,我只是又开始听燕姿的歌.疯狂迷信歌词里面的每一句话.

      每一次都是这样.结果都是这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