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末,过的真是不好.哥哥结婚,似乎我比他还要忙碌.

      紧接着是睡不着的我.然后又是睡了十四个小时的我.再接着就是醒来之后头痛倍感不安的我.

      不知道是因为妈妈不在家的缘故还是睡了太久的缘故.还是说一会就要离开家里回到学校的缘故.也许因为阴天?oh,我也不知道了.

      总之我讨厌这种感觉.突然想到这种不安可能是因为我知道身后总是有太多事情要做,来不及去思考前面做过的很多事情.这样总是让我有种不安的感觉.

      人生充满了欠的债.

      不是因为欠债我不会来到世上.不是因为欠债我不会如此狼狈.

      刚刚和天旸间接聊天.他说我们这类等级的大学总是有很多做不完的事情.不知道是我们作业多还是因为我们这类大学老是不够专业,在作业量上面缺乏思考的缘故.我们总是有很多事情要不停地忙碌.他说这就是因为我们高中的时候欠了太多的债.我们现在做的就是偿还高中时期我们应该做却没有做的事情.

      我现在有点厌倦了那些矫情的慢歌.我开始听起了电音.那种让人心肺欲裂的感觉.那种随着韵律不断攀升的快感与欲望.

      我喜欢深度的谈话.不喜欢寒暄.我喜欢有目的的聊天,讨厌漫无目的的对话...

      我非常的不安.现在,很不安.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云朵}。 2009-05-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