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以为过了这周就可以轻松地结束我忙碌的生活,但是谁知道这事儿啊总是一件接着一件.总之我就如同我的属相一样,午后的驴子---劳累的命啊...

      不知道是饮食的问题还是怎样,最近的胃又开始和我叫板了!你叫啊,在叫你爹爹我就不给你饭吃了!但是在让你饿死之前,爹爹我对你还是蛮不错的.晚上和我姐们出来到一个西餐厅犒劳犒劳自己的身体.

      的确,这好像是我来唐山一年不到的时间里面,唯一一次主动犒劳自己的胃.本着花钱出去的,没想到一顿饭下来还没有让我花费太多.

      晚上我忍不住在上楼的时候放了个P,之后大摇大摆的走进别人的寝室,要了一杯热水,然后冲了一杯胃药给自己喝了.久违的味道啊.想起几年前我天天吃药的那痛苦劲儿,我都辛酸.如今,我又要开开始了么?还是打算吃一周的小米粥吧...

      总是不懂得我为什么和楠哥一样讨厌开会,讨厌繁琐的事情.也不懂为什么楠哥一直为那件情感与理智的纠纷而一直想不开.还是不懂得为什么这些人总是爱来爱去的.门外的丑男可能再和他的女友吵架吧.不过呢,和我毫无关系.

      下周就要开始新的课程了.好多事情我认为我都要重新开始了.审视我的择友观,感情观,改变我的生活态度.这样也许我会更加放松的去应付那些让我挠头的事情.

      没有闷骚,没有啰嗦,没有小文艺.就是这样.分水岭,就说的是这个夜晚吧...(但是起码你应该让我有喘息或者渐变的过程吧...)

     

    下面供上我和大莉晚上吃东西的画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