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又在睡梦中患得患失的过了一天.因为某些原因,寝室似乎只能成为睡觉得地方了.既然成为了睡觉得地方,那么就要充分利用他的功能与特性.从人体工程学来讲,寝室的确就是为大家休息的地方而已.

      下午,醒来时候梦到了妈妈.很没出息的一个梦.梦到妈妈坐火车来看我.诶为什么是坐火车?不知道诶,可能是因为火车比较方便的原因?梦到妈妈让我想起小时候.那种感觉似乎很熟悉,每次醒来就会喊妈妈.很习惯的呼喊她.睡醒之后见不到她我会不安,真的会不安.小时候的我不知道为什么会依赖一个女人.而现在确是想依赖一个男人.很奇怪的...儿时的我不太喜欢和爸爸聊天.也没有什么可聊的.但是在奶奶生病的那一年,我发现我成熟了.这不是我自己说的,而是爸爸给我的评价.那年夏天开始和爸爸一起抽烟,那年夏天,开始和爸爸喝着小酒,在餐桌前一聊就是三四个小时.父子间第一次感觉有说不完的话.

      想起他们,真的老了.前些天偶尔看到了同班同学的妈妈,真的让我为之震撼.看上去就是一个二三十岁的姐姐.但是看看我的妈妈和爸爸,真的想说他们老了,衰老了,真的.看着爸爸日渐发福的身躯总是很担心啊,生怕爸爸改天患上三高~而妈妈,充满更多的就是愧疚感.在这里就不再多说.

      而学校的琐碎事情我已经渐渐习惯,这些都无法困扰我.越是多的事情,就越是能让我得到充分的锻炼.我开始学会独当一面.虽然我总是想把学生时代的生活过的简单一点,但是身为班级的顶梁柱,没有了我们的深思熟虑,可能这个班级就会垮掉吧.也许别的人看不起我和我们班长.但是我想说,他们的眼光对我来说并不重要.因为在我心中,那些人就是一坨屎,说的好听点,他们是屎,难听一点呢,他们就是个B.而且是个狗B.(怎么骂人了?)

      接着说学校的生活.

      每天重复着在地下室的设计学业,充满了戏谑的色彩.划分了几个小组,我给自己起了个组名"seven gaga",我想说我也走一次国际路线.在地下室的生活真的不怎么好过,夏天还好,冬天真的是好冷.包括现在的鬼天气.真的不知道改传些什么.而那些所谓的设计我想在真正的设计师眼里来看只是小儿科吧.或者我们在学习的只是预科班所应该掌握的基本功而已.

      所以每次我的大脑都会神游.神游在天地间.在听王菲的<不留>. 真的可谓是很经典的一首歌曲.

      幸好我有一群可以相互扯淡的网友.还有你,"老伴".

      贡献妈妈爸爸&本人的一张幼稚照片啦!

    内个时候的我,看起来真的是...呵呵.不过很幸福的一家人的感觉啊.不是么?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多想抱着你 2013-0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