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近好累,太多事情如洪一样,泄了下来。冲的我无法直起腰身。  这些日子,最多人问的就是我怎么了。暂且不说,给你们讲讲我小时候的事情吧。
      时间好快,我转眼以是大学生了。大学,从前,认为离我好遥远,只记得大人们不断的说,上大学上大学,可在这几年中,我却不知不觉的成为其中一份子。很小的时候,我真的好调皮,很喜欢吃糖,总是不会忘记管奶奶要糖吃。那个时候,满口的蛀牙,妈妈狠心的让我“断糖”,那我怎会舍得。一遍一遍的缠着奶奶,用不清晰的话语说着:奶,糖。那个时候,我并不知道什么是奶糖,只是一遍遍的重复着,奶,我要糖。呵。再大一点,奶奶总是背着我,她那弱小的身驱,在我儿时看来,是那样丰臾和高大。在她背上,是如此温暖。双手不停的摸着奶奶的耳环,快睡着的时候,还不断的对奶奶模糊的说:奶,你这可别丢了啊。(指她耳朵上那一对黄金耳环。)。。。每次总是缠着奶奶,让她陪我玩,她去厕所时,我会蹲下来,在门缝中学牛叫:奶,牟。奶奶会用各种矮矮的凳子给我摆出一条大火车,我坐在最前面那把小椅子上,她就坐在后面。。。每次蒸馒头时,她都不忘给我用剪刀和豆子,做一两个刺猬馒头给我。。。她去收水电费的时候,总是不忘抓住我的手,好像怕我丢在别人家一样。在大一点,我离开了奶奶,和爸爸妈妈去别的地方独住。可奶奶还是去接我下学。那条路我太熟悉了。每次都是跑在最前面,她在后面紧紧的跟着我。到了奶奶家,她总是能从小屋的柜子和冰箱里,变出各式各样的吃的。她还会在冬天,从袋子里拿出一两块白薯,放在炉火边烤。回忆起来,外面卖的,从来没有奶奶烤的好吃,没有奶奶烤的甘甜。她会在我醒来时,用淀粉,冲一碗“耦粉”,煮上一个鸡蛋给我。午后,奶奶总是把我搂在怀中,用那么大的一把扇子,给我扇凉,讲着她年轻时候的事情。我醒来时,总能看到她带着大大的花镜,为久远的冬天到来,给我缝棉衣裤。。。
      好快,就这样,我从那个年纪突然长成一个男子汉。可偏偏在这个时候,奶奶病了。几年前的癌细胞切除手术,到现在卧床不起。仿佛瞬间开到。让我措不能防。没有任何前兆。眼里都是儿时的画面,一遍一遍的重复着,上演着。她再也不会接我下学了。再也不会给我糖吃了。再也没力气给我做棉衣了。。。这一切都好像瞬间发生的一样。
      这些天。也无发安下心看书,虽然我知道高考又悄然而至。可我没办法让自己不去想那么一个谦合的老人。  那天下学,我叫她,她应了一声。临走时,奶奶就不认得我了。老房子以经不在。可那份感情呢?这几天我总是会默默的走到曾经那熟悉的楼道,回忆儿时的种种。  我能做些什么呢?帮她洗洗涮涮吧。奶奶,其实你是明白的。在我心里。你那么高大。不论我长多么高。  如果时间可以,为何不再多给她老人家几年呢?
      我思绪乱了。无法控制了。就这样吧。这些天,我好累。
    分享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