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早上在被窝里等待他即将给我的宣判.

      整夜没有睡好.辗转辗转.满脑子都是我即将被宣判死刑的时刻.很害怕,真的很害怕.

      早上起来感觉眼镜很模糊.戴上镜子就是不愿意起来.

      看了PSP里面存了已久的<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看了之后发现,原来世界所有人都是在等待.等待属于他们的或者等待那些永远不会属于他们的.

      有些时候,当等待成为一种习惯的时候,我们如果没有了希冀,我们宁愿不远苟存.最后,她选择了离开.本以为结局会是在他的门口摆着最后一束白玫瑰.可是结尾的镜头却是他看到了那个女孩子像从前一样在他对面偷偷的在窗户张望.我想,并不是所有等待都是无止境的.当一个人决定不再等待.那么,所有希望所有寄托都会随着自己灰飞烟灭.

      但是我就是喜欢等待,也许两年来我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等待.

      有的时候等待并不只是想要一种所为的结果.我们所等待的只是想填充自己内心被空虚所占据的那一小部分空间而已.我没有任何理由去期待答案给我的好与坏.因为是我先让另一个人等待的.如果我让别人等待一年,我愿意用五年的时间去等待.如果五年的时间太短的话,我愿意花上十年的时光.

      我等待了两年,如今还是在等待.虽然等待的滋味让我很痛苦,但是我已习惯.已适应这种不知道下一秒将发生什么的感觉.这不是刺激,更不是游戏.是一种宣判.

      等待的是一种死刑或者无罪释放.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