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踏上火车的瞬间,似乎凉意浓了些。毕竟,离开的是家乡,前往远方那个近似陌生的城。短暂失意后寻找那真谛。不能否认的是:又是一年了。驶出了昏暗的车站。月台上,那些送站的人越来越渺小,他们此时此刻存在的意义似乎也渺小的不复存在。丢失了的人,眼看着,却无法挽回。八个小时的旅途似乎隐约说我不得不去努力思考。车窗外,越来越多的皑皑白雪覆盖着苍凉的大地。到北京,这一切戛然而止。不知这是好,还是坏;是希望多些,还是占据更多的希望。和车上的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这样很舒服。不用我去费太多的脑细胞去思考着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说过什么自己过后甚至都不大记得。阳光不是很强烈了,不用挂上帘子也可看到车窗外的一切,阳光的作用下,一切似乎都变城暖色调。青色的天空渐渐转换成淡蓝色,白色,橙色,灰色…这种阳光适合阅读,更适合短暂的午睡或着发呆。在车上时间的概念不是很强烈。所有的速度都必须遵循列车的速度。似乎静止,又似乎流动。因为窗外的柔和颜色已经渐渐被灰色占据。我没有感慨时间的流逝。因为我毫无事情可做。除了躲进洗手间偷偷的吸上一支烟,我无所事是。没有过多的时间关念让我一下年轻许多。诶?为什麽这嘈杂的铁路就一定要修建在农村的附近呢?城市和铁路不是应该有更多的联系麽?难道城市真的就不应该在嘈杂?难道乡村真的就不应该恢复平静?有一点想对朴实的乡村说sorry.没能还你们一片宁静。同时城市没有还给我一片宁静,除了那深夜。PSP里的游戏已经没有作用。耳边的都是燕姿的音乐。安静不缺失情调。就是这样。静止的时间里跳跃着我流动的思想。这一切发生在似乎定格在午后。而我,也该睡会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