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知道你还能否回忆起我们90出生的这一代曾经残留在记忆里面的些许不完整的事情。

        早上到了工位第一件事情就是打开播放器。今天搜索的歌曲,是S.H.E 而第一首映入记忆残片的就是《候鸟》。

        那一年,我有一台松下的CD播放器,妈妈送的CD机。事情要从大概十年前说起了,妈妈答应送我一台松下的CD机,在那个年代,索尼的磁带播放器还没有退出主流市场,拥有一台日产CD机是多么炫的事情啊。

        拥有了一台让我可以假装感伤的高音质播放器,虽然它没有那么的轻便,虽然“口香糖”电池无法让我连续听超过半天。但是那个时候,我依旧每天把它都藏在我的书包里。

        残存的记忆让我无法说出太清晰的与CD有关的事情了,除了一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秋天下午,没有什么特殊意义的下午... ... 那个时候我还没有足够的经济能力去购买10首歌一张的正版碟片。买的第一张就是合集的DVD歌曲。没错,是DVD的数据歌曲盘。包装很精致,歌曲内容大概就是2002年前后比较经典的歌曲。那是SHE 与F4的年代,而《候鸟》这首歌就在其中。我真的想不起来那个时候究竟最火的歌曲是什么,可是为什么《候鸟》这首歌在我记忆中却那么的清晰?真的没有什么特殊的缘故。那个周末,我慵懒的在那儿,听着这张碟片里面的歌曲。因为这种非正版碟片没有歌词本,我就一个人趴在水泥的窗台上带着耳机,不断摆弄着神奇的线控,偶尔跳过我不喜欢的歌曲,偶尔重复我最爱听的歌曲。

        这段没有任何故事的记忆是因为奶奶的存在而清晰还是某首歌曲让我对那个午后有着如此深刻的印象呢?

        到现在,由于两次搬家,在柜子里面保留的只有正版碟片,在心里,保留的却还有这些非正版的记忆。

        时间嗖的一下跳到了这个不知道会不会有末日的年月。保存的东西会随着你新买入的东西,加倍速度退出你的生活。但是总有那么几样东西你不舍的丢,东西也好,记忆也罢。那些你和他发生的事情,那些你和他拥有过的东西... ...

        基因的关系吧,我继承了爸爸舍不得处理旧物的习惯。我会因为手机莫名其妙的格式掉两年都舍不得删除的短信而感伤一上午,我也会因为爸爸打碎他们结婚时候的留下来的花瓶而懊恼一阵子。但是回忆终究是回忆。我也知道我不能一直活在记忆里面,因为人总是会选择把那些好的东西留在记忆中,忘掉那些让我们不会开心的东西。

        活在当下对于我来说有些困难。但如果总是恋恋过去,我想也不好吧。

        就让那些非正版记忆留在心中,用橡皮绳勒紧,让他慢慢缩小成一个点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