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拉大锯,扯大锯, 姥姥家里唱大戏。 

    接闺女,请女婿, 就是不让盟盟去。

     不让去,也得去, 骑着小车赶上去... ...

    奶奶坐在小板凳上,准备着一家人的晚饭,我坐在她身后,粘着她,摸着她耳朵上的那颗闪闪发亮的黄金耳环,奶奶就在那边嘴里哼着这个歌谣给我。

    时间跑的很快,转眼间,我已过了弱冠的年纪,而奶奶似乎没有机会看到这一切。尔后,又是三年。奶奶离开我已经三年了。三年的变化到底有多大?就算她还在的话也不敢想象吧。那个孱弱的老孙子已经工作了,已经恋爱了这么多次。

    多希望这一切可以来的慢一点,这一切的步伐可以放缓一点点。在她走后,似乎没有人能像她那样包容我,那么在乎我,那么的... ... 

    成长带来的那些秘密将我压垮成了碎碎的沙砾,再也不会单纯的去那么执着的相信一个人。这就是成长的过程吧。

    友情在成长的经历中,不断的在给我上着各种必修课。而爱情给我带来的确是一次又一次的伤害,导致如今我有了如此畸形的爱情观。其实不怪别人,也不能一味的责备自己。

    拉大锯,扯大锯。

    情感独立的我,还是害怕失去,一切。

                                                                     @YunNan  shuhe      by Jesse 2010年 冬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