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人如梦,梦境:恐惧,逃,不停歇,疲惫,绝望的哭泣。

    无数次的努力去寻找着那个是我的、属于我的东西,可是每一次结局都一样。

    这些时日,我变得那么容易妥协,我变得那么没有自我。我投入,我想念,到头来,一场虚无。

    爱情和生活相比,我在爱情里更早变得没有棱角,如水一般,脆弱却绵长,我无孔不入,可找提前到达的,也最早干涸。

    在周五的晚上,我决定关掉我的微博,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来了这么大的勇气。我承认,跟工作有直接的原因,我喜欢有人教我,我更喜欢有人可以约束我,但是我不喜欢禁锢。思想的禁锢,语言的禁锢等等。

    但放弃就放弃吧,放弃了不代表我不可以,放弃了一种生活方式,不去依赖。对,不去依赖。感情也一样。

    高燃 说:为什么你一定要依赖呢?没错,情感是属于自己的,我把情感转嫁到一个有独立思想的第二个人身上,是不是很可笑呢?

    整个人像被什么锁住了一样,提不起起来。不是我不适应平淡,而是当我觉得我找到那个对的人之后,却又一次被枪毙,而且死相很难看。能解开的,似乎只有酒精了吧。我也不知道怎么,短短的一周,我的经济能力似乎到达了最谷底。所有的个人时间都与酒精陪伴。恩,没有了你的日子,他们把我照顾的其实挺好的。

    对,你不必担心,反正你也没有那么担心过。

    我不会抱怨什么,因为这是我的宿命。在我那如夏花的生命,却提早结束的绚烂。

    我发下所有对爱情的底线和你在一起,那么的对你好,为你着想,也许会有一点让你觉得你是个生活低能,但我是为你好呀。的确是为你好呀... ....

    还好,我醒的比你早。但虽然我醒了,可我却没有忘记这昨夜给我带来的阴暗与安逸的快乐。

    可还好,我失去了你的世界就像崩塌的伊甸园。没有禁果却可以甜美,但没有你,我的世界真的缺少了自己来支撑的勇气。

    方才,姐姐和我说话,我看了好久。但我只对她说了一句:弟弟不容易。

    亚当啊亚当。

    昨夜,北京下了一场特别大的雪。微醺着从酒吧出来,我没有感受到一丝三月冬末的寒冷。院子里少了以往的热闹,和躁动不安的人群。仿佛酒精的气味也被静止了。

    我给你发了短信,你没有回复。我默默的吞下本应该留下的泪水。

    有梦,惊醒,i love you but i lose you.

    雪后的工体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