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想做这件事情用手指算一算,大概有三四年了。有冲动的时候,地点不允许;在对的地点,时间不帮忙;对的时间,却没有了那种冲动。于是我就渐渐的走上了麻痹自己的道路,不断地恋爱,不断地失恋,失恋之后又迅速的去寻找下一个恋爱对象。

    昨天北京的夜晚不是很冷,因为手机的原因,没有在路边不断地刷微薄,也没有发短信打电话。默默地在路边徘徊,走在似曾相识的地点,心里想的也是那个人。但是我不知道这样算什么,我自己这样做,对他来说又算什么呢?

    过去了一个小时,看到了形形色色的人们,搭乘出租车回家,也有焦急的在路旁因为打不到车而脸色茫然的人们。这样其实比看着手机屏幕还有意思。

    好特别的跨年仪式,完成了自己的心愿。不管我见没见到他,但是起码我做了我想做的事情。虽然这样对他来讲不太公平。但是毕竟我做了,我不会后悔的。

    午夜零点,有人在楼顶燃放烟火,难得安静的北京城又被各种情感重燃起来。

    出租车里很暖,暖的就像小女孩点燃了火柴版幸福,但是,为什么我就是无法被温暖的环境感染快乐起来呢?

    寒冷中,我找到了自己应该怎么做的方向了。

    2012,一切安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