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睡梦中大喊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为什么总是给自己这么大压力呢?从开始工作的第一天,从开始触碰那个毒瘤开始,从自以为治愈这一切开始... ...

    我曾经很负责任的告诉我自己说:我已经忘记了那个人。于是我不断的恋爱,不断努力的工作。曾经像发了狂一样的工作,也曾经像着了迷一样的恋爱。朋友跟我说,说我像“流产”一样。总是有了点苗头然后就自行解决。但是这样其实也没有不好。

    搬到新公司工作,每天下班宁愿多走几步,也想再去那个地方转一转。转一转也许就会碰到呢?总是不断的这样告诉自己。不过不得不提的就是北京的冬天夜晚没比秦皇岛的好多少,依旧很冷,冷的刺骨、钻心。

    丢了手机之后呢,似乎就和外界失去了很多联系,不过这样也挺好,不用无时无刻的掏出手机刷着微博,不用接到很多自己不想接到的电话。丢掉的还有那些我一直不愿意删除的冗长的短信,和那些不算是纪念的照片等等。

    索性过一过这样的生活吧,再不让自己痛苦着点,我会越来越麻木的,再不让自己这样沉沦在过去的爱情里,我想我可能再也不会回头看我的每一段感情了吧!对,就这样决定吧。

    也许这样是对的,让我好好想一想,想一想到底我为什么会这样,或者说,到底我应该怎样。

    做了对的事情,你怎么样做都是对的,遇到了怎么做都是错的事情,那不管你怎么做你都是错的。

    这样一点意义也没有,真的。

    这篇日子持续性的写了三天,三天的我情感的确很low,但是这都不值得一提。

    回来的路上,在通惠河附近堵了大概一个小时,此时此刻我想的是,是不是我要沉淀一下我的情感了?恩,也许沉淀一下才显得有分量吧!

    最后希望,今夜不要再大声的说梦话了,哪怕变成星星点点的梦呓。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