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北京摸爬滚打快小一个星期了,这一周的时间,有很多沉淀与思想的升华.

      我开始相信很多事情都不是我们可以左右的,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让自己做的更好.

      回到家,发现似乎没有一个人能和自己聊聊心事,在北京,我见过有钱的朋友的日子是怎么过的,我也见到了那些没有钱却有爱情的朋友是怎么过的,但现在我回头看看自己,却不知道自己拥有什么.

      亲情似乎变得经得起考验了,就算父母在没有多大的能耐,能帮助我,他们也是父母.我不能怪他们,因为他们就是很平凡的父母,而我也就是出生成长在这样的一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家庭.性格也许就是因为这样觉得的吧.他们能给的,似乎都给了我.别无他求.而如今,剩下的,只有自己奋斗和坚持了.

      回来的路上,看了一部法国电影<离开>.似乎是很典型的那种编剧的思想,也反映了法国人对爱情的忠贞和浪漫.可是,就算法国人擅长的长镜头拉的再远,也不能完整的看到真正的爱情的模样,也让人摸不到真正的爱情会有怎样的开始,经过与结局.

      回来之后,我又和李垚聊了聊.我这一下子肯定了我是对的.他就是李垚,很真实的李垚,我们分手的原因到现在我可能真的明白了.他再也不是那个会幻想让我到北京和他一起奋斗的他了,而如今,我的北漂奋斗生活,似乎也与他没有半点瓜葛.对不对?

      愤愤的情绪得到了一定量的沉淀,沉淀再沉淀...

      在地铁上,我忍着胃痛不断思考着,我究竟是怎么个身份在这个城市.前些天和小蕾来到宜家,那个充满着记忆的地点.在街口,我第一次接到远在国外的电话,也是哥他第一次在加拿大打给我.那天中国的星星特别多,夜晚也没有那么炎热,像极了家乡的夜晚.那里我生活了将近一年,而我怎么想也不像是一年,似乎时间放慢了一样,发生了那么多那么多的事情,而时间却并没有我想的那么慢,转眼也已经五年了.

      五年之间的变化,并不只是623路汽车变成了132路,五年的变化,并不是那叫做汉之上画室变成了商店,五年的变化,并不只是王盟变成了不同的王盟.当然,也有好多东西没有变,比如那些流浪猫,比如那些背着画夹子开始准备他们北京之梦的奋斗者,只不过这些人,这些猫换了一批又一批.哦,我知道那长的就很像包子的大妈还在不在卖那些很好吃的包子.还有,宜家的人越来越多,咖啡还是原来的味道么?我没有勇气尝,更没有像原来一样多的可以让我去坐在那里沉静的思考发呆的时间.

      哦,早上,很久没有仔细听燕姿的歌曲,让我背不下来那一句歌词下面的一句了.所以,时间还过的真快.呵呵.

      但是,现在的我,还是会愤愤不平,对于那些人,那些事,我还是会暗暗的骂上一句CNM,但是只是在心中暗暗的骂吧.也只能在心中暗爽一下.我不只一次说我变得更淡然,更平和.看来,事实也证明如此.

      我懂什么事艺术作品会出于生活高于生活,我也懂什么事发生过的就不会消退,但是我能做的也许只有让发生的事情多一点,再多一点,好让那些曾经发生的,再离我远一点,再远一点.做过的,说过的,发生的,好的我就让他留下,不好的我就让他离我再远一点.够了,这样就够了.

      短时间的期望,就是找到一个比较顺心的房子,然后学校课程方面希望可以达成共识,当然,还有我的工作.

      幻想了一下,在北京最难的日子也就是那样,还能怎么难?我有手有脚,脑袋也算转得快,再说,爸爸妈妈还会在经济上帮助我,再加上我有这么一大群的好朋友不断的支持我,爱着我,我还有什么好怕的?我的灵魂,放手去飞吧,飞吧,飞的又高又远...让绳子这段的我逐渐看不清你到底是什么样子,让绳子那端的灵魂变得更加模糊,模糊到我自己分辨不出来哪里是自由的小鸟,哪里是自由的我.可是我却天生爱自由啊.

      还好我没有经历过毕业和工作之间的那段迷茫,还好我没有经历过失落和成功的大起大落,还好就算我再怎么变,我也还是那个原来的我.

      睡不着,就醒着,不再让日子被打乱了.索性不去管太多的纷纷扰扰,一切顺其自然下去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