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灰色的天空。
    如果你问我为什么如此消沉,
    我可以告诉你,
    我的亲人离开了我。
    还记得曾经的快乐、曾经的幸 福。
    随着时 间,烟消云散。

                   
    ==========================================


    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去接受这个事实。
    我去石 家 庄的头一天夜里,去医院看望你,
    你自己说自己还可以撑10天。
    你没有糊涂,你知道自己13天没有进食了。
    你告诉我说,让我好好考试。
    我听话。
    你以前对我说让我尊重父母,
    我听话。
    没有了争吵是不是就见不到你了呢?
    我们虽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但是,我不得不说,这么些年来,你对我姥姥,对我家人,
    我都明白。
    我也都了解。
    我现在有一点点语无伦次。


    妈妈


    早上妈妈洗漱的时候对我说:有件事情不知道怎么开口。
    我完全没有想到,你接下来要对我说我姨离开了我。
    我完全无法接受,
    晴天霹雳般。

     

    妈妈你在我走之前答应过我

    说有任何事情都会打电话给我。

    我考试前一天夜里,

    怎么也睡不着,

    不知道是紧张还是怎样。

    我还特地打电话给你,

    你说三姨很好。

    但是,

    你欺骗了我。

    我不知道为什么那天整个人坐立不安,

    喝了一点点酒总算是睡着了。

    我想,是不是三姨在天之灵在呼唤我?

    在祝福我?

    在石家 庄的时候,看见有买许愿灯的。

    买了两盏。

    一盏打算留给自己,

    一盏打算回家放上天空,

    写上对奶奶和三姨的祝福。

    可是,一切都晚了。

    临行前,DD送我。

    我对他说,我必须赶回家,

    三姨状况不是很好,我必须回去。

    但是,

    为什么

    总是

    事与愿违... ...

    早上我无法接受。

    时 间表已经安排好了。上午去奶奶家,

    下午去医院看三姨,

    明天陪三姨呆一天就上学去。

    但是,一切来的太突然。

    我知道,

    你们也不想,

    但是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

    连她最后一面都没见到。


      下午输液回来的时候,抬头看了看三姨家的窗户。心里总是有种说不出的滋味。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心情是那种感觉。任泪水打湿围巾。

      总是情不自禁的把你挂在嘴边。虽然你的病已经将近两年,我们早已接受事实。但是,当这一刻来临的时候,我还是无法接受。

      没有人知道你的一生有多么传奇。没有人知道你心地多么善良。

      我总是在抱怨,为什么,生病的总是一些善良的人。世界上的恶人呢?我甚至开始怀疑上帝的不公,你在十字架上的宝血难道白流了?撒旦不已经被你打败了么?为什么你还是无法控制这一切?

      心情突然低落。许愿灯我会放上天空。我会写一张明信片。贴上邮票。放在灯上,邮寄给您。希望您在世界的尽头可以看见它。希望你可以得到所有人的祝福。

      我没有太多心思想写任何话语。我真的开始语无伦次。眼镜很痛。浑身无力。嗓子也说不出话来了。

      我想放声大哭。你,知道,我有多怀念你么?

      天空,开始阴沉。天空开始变灰。

      一切的事情仿佛都依旧,只是,你们可以观察到,天空,渐渐变灰了么... ...

      你的音容笑貌,你对我的叮嘱。我不会忘记。

      为什么泪水总是止不住的流。为什么,亲人总是一个个的离开我... ...

      甚至开始幻想,伴着灰色的天空,带走的,为何不是我... ...

     

     

    请不要对我说节哀顺变,也不要劝我怎样。

    我想哭,让我大声的哭出来吧。

  • 踏上火车的瞬间,似乎凉意浓了些。毕竟,离开的是家乡,前往远方那个近似陌生的城。短暂失意后寻找那真谛。不能否认的是:又是一年了。驶出了昏暗的车站。月台上,那些送站的人越来越渺小,他们此时此刻存在的意义似乎也渺小的不复存在。丢失了的人,眼看着,却无法挽回。八个小时的旅途似乎隐约说我不得不去努力思考。车窗外,越来越多的皑皑白雪覆盖着苍凉的大地。到北京,这一切戛然而止。不知这是好,还是坏;是希望多些,还是占据更多的希望。和车上的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这样很舒服。不用我去费太多的脑细胞去思考着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说过什么自己过后甚至都不大记得。阳光不是很强烈了,不用挂上帘子也可看到车窗外的一切,阳光的作用下,一切似乎都变城暖色调。青色的天空渐渐转换成淡蓝色,白色,橙色,灰色…这种阳光适合阅读,更适合短暂的午睡或着发呆。在车上时间的概念不是很强烈。所有的速度都必须遵循列车的速度。似乎静止,又似乎流动。因为窗外的柔和颜色已经渐渐被灰色占据。我没有感慨时间的流逝。因为我毫无事情可做。除了躲进洗手间偷偷的吸上一支烟,我无所事是。没有过多的时间关念让我一下年轻许多。诶?为什麽这嘈杂的铁路就一定要修建在农村的附近呢?城市和铁路不是应该有更多的联系麽?难道城市真的就不应该在嘈杂?难道乡村真的就不应该恢复平静?有一点想对朴实的乡村说sorry.没能还你们一片宁静。同时城市没有还给我一片宁静,除了那深夜。PSP里的游戏已经没有作用。耳边的都是燕姿的音乐。安静不缺失情调。就是这样。静止的时间里跳跃着我流动的思想。这一切发生在似乎定格在午后。而我,也该睡会了。
  • 总是那样安静.

    时而跳跃着.

    偶尔能看到他白色的套头衫里面的白色低领内衣,内衣袖口时隐时现.伴随他的跳动.闪耀着不一样的味道.

    总是喜欢不出声音的笑.

    没有人和演示的笑.但是我我却永远摸不透他内心想的东西.

     

    没有太多修饰的头发,今天很干净.有很清香的味道,明天也许就是乱糟糟的.一定是起床没有好好打理.

    但是就算这样依旧不能阻挡他的那种可爱的味道.没有和我一样长的刘海,没有和其他人一样的弯弯的头发.

    那些头发总是很不老实的贴在他的头上.

    暴露在两腮上面的红色痘痘,真的能让他更加可爱.

    没有更好的形容词来形容他的感觉了.

     

    他总是在我们抽烟的时候出现,但是他从来不与我们同流合污.

    总是在我们出来之后悄悄跟过来,总是在我们进去之前悄悄的回去.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没有和我们一样脏兮兮的裤子.裤子上的颜料总是在第二天悄然不见. 

     

    他不喜欢我听的歌曲.他不喜欢我喜欢看的电影.

    他不上网,他不恋爱,他不和家人生气.

    他每天早睡早起,他每天做家务.他有两只小乌龟.

    他... ...

    我不想说太多,

    面对他,我词穷.无法表达.总是很在意.

     

    我想,有些人知道我谁的是谁,

    我想有些人不想知道我说的是谁.

    知道的,请你们闭嘴,

    不知道的,请你们不要张嘴.

    让我在内心留一个,流星的位置.

    因为我知道,

    他注定是我生命中的流星.

    一闪即逝.

    ... ...

    ...

    .

  • 雪.

    它终于来了.

    似乎我并没有预想的那么兴奋.

     

      下雪了.今天一早起来,发现窗外一片被肆虐的样子.下雪了.

      开开窗子,感受一下第一场雪的温度.没有任何理由能让我选择在今天出行.趴在被暖气烤的热烘烘的窗台上,丝毫感觉不到冬天已经来了很久.丝毫感觉不到窗外那令人恐惧的温度.想起昨晚大风呼啸一夜,站在窗前拿起相机.拍一下楼下的雪.看见楼对面一个老人同样趴在窗前.眼神由于隔了四层玻璃的缘故,已经看不清楚.但是还是能感觉得到:她对冬雪的希冀.似乎在说:来了,来了,终于来了.有一种老人盼望孩子回家的感觉.很奇怪的感觉.

      一连三天的便秘似乎突然改善.是和昨天进食的一根没有熟透的香蕉有关系么?

      在浴室一个人发呆了好久.任那不凉不热的水在我身上流淌.屋子很冷.打开了浴室最大最亮的灯.虽然有些晃眼睛,但是还是不肯摘掉眼镜.因为摘了它,我就什么也看不见了.讨厌这种模模糊糊的感觉.在这个模拟的温室中想了很多很多关于一些不着边际的东西... ...

      我觉得有的时候我就是一只长了思想的玩偶.懂得悲喜,懂得欢笑.

      但是我还是无法独立行走.我还是无法拥有自己想拥有的人生.

      他说脏了,就把我丢进洗衣桶里.泡沫混杂.

      他说累了,就把我枕在他的头下,虽然我知道他劳累了一天,连头都没洗.

      他说生气,就把我顶在墙上,一顿拳打之后,我又躺在了角落.

      他说开心,就把我丢向天空,一次比一次高,直到他抓不住我.直到我摔在地上.

      而他,甩头而去.

      就是这样,度过一个荒凉而又可笑的早晨.

      我在这个早晨有嘲笑被我曾经嘲笑过的人,有祝福楼对面的老人.有诅咒过曾经让我心痛的人.

      但是,

      请你们不要笑我.因为我会害羞.不要诅咒我继续便秘,因为便秘真的很不好受.

  • 在公交车上,

    路过无数风力发电的路灯.

    心里想的,

    却是那些曾经乌七八糟的画面.

    我们还是朋友么?

    曾经是.

    现在呢?

                                            ------引子

      前几天两句无聊的调侃让我这些天总在思考一个问题.

    当然,我并没有想过继续沉沦.

      但是我总是害怕自己会再度陷入那种恐惧和自卑的阶段.

      前方路的尽头,是不是就到了我的终点呢?

      我努力的奔向前,

      可是,尽头却不是我的终点.

      出现一段可怕的分岔路口.

      一头通往过去,

      一头,我也不知道终点是何处.

      我总是在想,如果走进过去,

      再怎样,我也知道我的终点.

      可是,我一意孤行的结果呢?

      谁晓得.

      谁知晓.

      我总是不敢正式自己的将来.逃避,闪躲.总是会学着别人成长的方式成长.以为这样总是能在自己成长的过程中寻找到别人成长中的闪光点.可是我发现,别人的闪光点,扣在自己的头上,总是不太合适.

      于是我总是寻找,寻找,寻找啊.

      也许期待总是让人失望,但是,至少我有了自己的向往.

      有了,

      自己的.

      方向.

      虽然我不知道他的终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