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医生在电脑前面不断切换我的胸部CT影像,先是摇了摇头,然后看着我意味深长的说要找专家一起做会诊,让我下午在来吧。

    那是一个很不好过的一个中午。我想了很多,来到朋友在的火锅店,先是电话了我的姐姐,然后又打给了我的好朋友。期间,妈妈来电话我假装没事一样,和她谈笑。坐在饭桌上,我一句话也没说。看着火锅不断翻滚、干涸然后再注入新的汤汁后沉静下来。

    第二天上午我接到医院的电话,其他的我一句没有听进去,只知道这通电话只有一个意义:做好心理准备吧。

    我憋着眼泪,跑到了公司外面。抽了两根烟,假装很镇定。打了电话给我姐姐,告诉她我的一切不好的假设。然后我假装什么都没发生。直到下午,我来到医院,在出租车上,一直睡着。不愿睁开眼睛,不想看拥堵的城市和残留的红色夕阳。下了车,我发现原来我的步子变得轻松了很多。没有任何顾虑,打印了前些日子的化验与报告。走到医生办公室,很坦然的和医生说我的病情。

    我以为自己会大哭,我以为自己会无法接受,我以为自己会狠狠地喝醉后大闹一场。可一切都平静的让我害怕,也许我还没有准备好接受吧。

    然后过了将近一周了。我开始服一些肺部感染的药物,我从小就不怕吃药,给我就能咽进去。只是这两天,我开始看到药片就想吐。不知道是什么心理,只是觉得,一看到那些白色的化学产物,我就有一种作呕的感受。

    我没想过不公平,但是今天我想过,如果我是健康的该有多好。我没有想过要再来一次,但是我想的都是,接下来我该选择什么... ...

    昨天,可能是因为太热的关系。到家聊了几句微信就开始流鼻血,是那种不停止的流。站在水龙头前,我很害怕,甚至一度想过要不要打120,要不要打给我朋友让他送我去医院。还好,鼻血停止了,胆怯的想法却袭来!

    这是我这一周第一次害怕,原来,死亡那么近,那么可怕。面对这一切,再坚强你也显得渺小了... ...

    但是我一直觉得自己应该乐观,我应该是坚强的人。

    这几天可能是心理作用,总觉得体力不够,那天,我去玩了卡丁车,第一次。我感受到了速度与离心力给我带来的快感。我不知道怎么搞的,就是很喜欢那种感觉。开了十几圈下来,觉得很爽,但是却不知道爽从何来。

    空白与呆滞充满着我这一周的生活。制式的每天两个10点吃药,晚上十点半准时躺在床上睡觉。白天六七点自然醒。有时候睡眠不够八小时还会强迫自己多睡一会儿。

    朋友说我是不是提前步入老年生活了,我想了想,也许是的,也许不是。什么是老年生活呢,节奏?习惯?还是说我的心态?

    希望这一次事情可以改变我,也希望这一次小小的意外,不会剥夺我的生命。因为我生命中还有爸爸妈妈,还有你们值得我去努力珍惜等等等等... ...

    这是一个不一样的6月,没错,我刚过完25岁生日,这一切来的太突然了。

    但是我可能就是因为刚过了生日的缘故吧,自己真的坚强了好多。

    坚强到会让你们害怕,我自己也会害怕。

     

    就像拍照片,上学的时候有人问我怎么拍好照片,我第一,技术不达标,第二,审美构图也不好。但是我只是喜欢用我认为表达美的方式表达我认为应该被留下被纪念的东西。

    用心去爱自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