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今天终于回学校了,真的是有人期望有人厌倦啊.火车晚点一个多小时.不过唯一让我舒心的是火车上人不多,或者说,火车上基本没人.拿出电脑上了会网.和他们胡扯了一会.

      看着雨滴滴落,又看到雨滴消失殆尽.只剩下玻璃窗上的斑驳印记.

      看了一下高燃的日记.很好笑.

      然后我给他发了条信息:刚刚我吧你们几个的日志都存到了手机里,而现在,我在一点点的看.看日志我觉得比看小说舒服.第一,篇幅短,就算遇到紧急事情,也可以看完再去做.第二,我很八卦,喜欢看别人的真实心理活动.第三,了解对方,增进友谊.而小说看再多也无法了解作者想写什么.他今天写这个,明天可能就写那个了...第四,日志比小说可以有文采的多.我喜欢看有内容的东西,小说为了铺垫,为了做包袱会有很多废话,而且,写一百字的文章和一百万字的小说绝对不同.

      这就是我喜欢日志的理由.

     

  •   序

      她说喜欢看我的BLOG,看完之后有一种宁静的心痛.为什么会心痛?我也不晓得.但是值得肯定的是,我这几抹色彩还有人懂得欣赏.

    真实的世界

      又要离开,这次离开我似乎变得从容了很多.在今天,发生了很多有趣的事情,比如电梯口某个男子在注视着我们,并且坏笑;想去喝咖啡,可是停电了;烟草的沫沫污染了我整个口袋...

      夜晚,我给自己做了一杯"草莓酸奶冰".虽然手脚冰凉的我,还是想喝一杯冷饮.可是冰箱中只有草莓了.冰箱里只有冰了.冰箱里只有一袋马上过期的酸奶了...

      洗过澡的我开始有些燥热,正好来一杯冷饮"降降温".我想我对某个人的热情也要降温.我承认我喜欢才华横溢的人.哦不,才华横溢有点夸张.只是说我不喜欢花瓶,而在我的那个学校,寻找到一位这样的孩子并不容易.(唯唯诺诺,想用的词汇突然不敢用了,因为现在我的blog也开始受到妈妈的关注了.)可是我们是朋友呀.是朋友就应该把那种欲望的温度降下来.老师上课总说的一句话就是:色即是空.没错,只是人的欲望罢了.而这些欲望,追根溯源,只是人脑的一种正常生理反射而已.仅此而已.

      选了一个闪闪惹人爱的隐形眼镜盒.很浮夸的那种.

      我想我真的患上了躁郁症.幸好不是纯粹的抑郁症.那样太危险了.(回家两天听说了两起关于抑郁症跳楼自杀的案例.一个是我们区政府的某个局长,一个是我们小区的叔叔...)还好我不会那么想不开.夜里,和御姐火完在聊着我的未来,在一一为我解困.我太不自信了.而且,太没有目标了.最近围绕着我的人生开展过很多讨论.也有很多人给了我好多套不同的解释和劝诫.然而这些目的都是相同的,就是希望我能好好的.

      千千静听的音乐太多了,太复杂了.我打开自己的博客,一直在重复的听这几首耐听的歌曲.

      还有,最近我的烟越来越勤了.我开始不认识自己了.

      这一切都是真实的,没有梦魇中的惊险和平和.多了的是一分现实带来的惆怅和不满.老实说,愤青都是社会上的loser,而利益既得者是不会对社会有任何抱怨的.好吧,我承认,我很懦弱.但是这并不表示我会继续这样下去.

      某个丑男在豆瓣说一声晚安都会有很多人跟帖回复.为什么呢?因为他找到了自己获取利益的办法:那就是隐藏.他学会隐藏的是他的真实面貌,而我要学会的是隐藏我的性格而已.可是,终究会有人揭穿的.比如,我知道他的面貌,我身边的朋友知道我的性格.

      明天马旭等人要搭乘他们人生中的第一班飞机飞往大都市:上海!开始他们人生中的第一份实习工作.希望他们顺利.而我,不会再因此而自责和沮丧.因为我其实是相信我的未来会精彩的.

      最后,关于校级优秀团干部的申请,真的希望不要被宿舍卫生评比而变成了虚幻打水漂吧.

    ---------------------摄影比赛的最新作品-------------------

  •   又在睡梦中患得患失的过了一天.因为某些原因,寝室似乎只能成为睡觉得地方了.既然成为了睡觉得地方,那么就要充分利用他的功能与特性.从人体工程学来讲,寝室的确就是为大家休息的地方而已.

      下午,醒来时候梦到了妈妈.很没出息的一个梦.梦到妈妈坐火车来看我.诶为什么是坐火车?不知道诶,可能是因为火车比较方便的原因?梦到妈妈让我想起小时候.那种感觉似乎很熟悉,每次醒来就会喊妈妈.很习惯的呼喊她.睡醒之后见不到她我会不安,真的会不安.小时候的我不知道为什么会依赖一个女人.而现在确是想依赖一个男人.很奇怪的...儿时的我不太喜欢和爸爸聊天.也没有什么可聊的.但是在奶奶生病的那一年,我发现我成熟了.这不是我自己说的,而是爸爸给我的评价.那年夏天开始和爸爸一起抽烟,那年夏天,开始和爸爸喝着小酒,在餐桌前一聊就是三四个小时.父子间第一次感觉有说不完的话.

      想起他们,真的老了.前些天偶尔看到了同班同学的妈妈,真的让我为之震撼.看上去就是一个二三十岁的姐姐.但是看看我的妈妈和爸爸,真的想说他们老了,衰老了,真的.看着爸爸日渐发福的身躯总是很担心啊,生怕爸爸改天患上三高~而妈妈,充满更多的就是愧疚感.在这里就不再多说.

      而学校的琐碎事情我已经渐渐习惯,这些都无法困扰我.越是多的事情,就越是能让我得到充分的锻炼.我开始学会独当一面.虽然我总是想把学生时代的生活过的简单一点,但是身为班级的顶梁柱,没有了我们的深思熟虑,可能这个班级就会垮掉吧.也许别的人看不起我和我们班长.但是我想说,他们的眼光对我来说并不重要.因为在我心中,那些人就是一坨屎,说的好听点,他们是屎,难听一点呢,他们就是个B.而且是个狗B.(怎么骂人了?)

      接着说学校的生活.

      每天重复着在地下室的设计学业,充满了戏谑的色彩.划分了几个小组,我给自己起了个组名"seven gaga",我想说我也走一次国际路线.在地下室的生活真的不怎么好过,夏天还好,冬天真的是好冷.包括现在的鬼天气.真的不知道改传些什么.而那些所谓的设计我想在真正的设计师眼里来看只是小儿科吧.或者我们在学习的只是预科班所应该掌握的基本功而已.

      所以每次我的大脑都会神游.神游在天地间.在听王菲的<不留>. 真的可谓是很经典的一首歌曲.

      幸好我有一群可以相互扯淡的网友.还有你,"老伴".

      贡献妈妈爸爸&本人的一张幼稚照片啦!

    内个时候的我,看起来真的是...呵呵.不过很幸福的一家人的感觉啊.不是么?

     

  • 简单的几句聊天真的可以让人心情舒畅.

      恩,和高燃聊了一下午.听着他讲他的小时候的种种事情.感觉真的像是他的同班同学在看一个委屈的小孩子讲着一些很倒霉很倒霉的事情.有时候想笑,而有时候想安慰他说:别哭,孩子,这都不是事儿.

      这个周末过得实在是很不爽.原本的计划其实是回家的.但是学校的种种事情打乱了我的计划.这就是计划赶不上变化!说道计划.我倒是很想规划一下这个周末的.结果在睡眠聊天和突如其来的小地震所破坏!

      从沈阳回来之后真的变得不太会和被人沟通,不知道为什么.

      我只是喜欢不花费任何脑子和别人东扯西扯.这样不会伤害我仅有的脑细胞.第二这样也可以让我完全放松.真的可以完全放松.但是很少有人能让我放下全部负担的去投入到一段聊天之中.如果遇到,我就格外珍惜咯~

      就是这样,简简单单,才是最舒服的.

  • {救赎}。 - [简单生活]

    2010-02-18

      很久没有如此认真的做过一件事情了,今天虽然做的手痛脚麻,但是依然坚持了下来.不知道为什么,对他我就是没有免疫力,其实我总是觉得我在他生活中只是一个小丑而已.很多事情是我自己无法左右的.

      看,就像我在为他弄生日礼物的时候,一直有种想哭的冲动.我是谁呢?谁会这样为我呢?我只是想要他对他爱人的十分之一的爱而已.哦天啊!天啊!我说什么呢!不,还是不要了!

      不知道为什么会如此认真的对待一件事情.今天,和我的宝贝犊子见面了,依然那么亲切.

      有的时候总是在想,我将来会怎样?昨天梁某人为我写了一篇日志,我的确很感动.他说的很对,其实我很懦弱,很不自信.好多人看到的只是我坚强的外表.而我呢,却越是遇到困难就越想挑战,然而背后的我是多么的胆怯,所以我奋不顾身的去为每一件事情努力,成功换来的只是疲惫不堪.因为我任何事情都要亲力亲为...

      这年还有一天总算是过完了.今年的春节过得格外不同.味道变了,至于详细的我不说了.我只是默默的在心中亲吻了一下我的奶奶.一下而已...

      有点跑题.说道感情,我还是觉得,其实我的心还是属于他,一个从未见过面的人,这些天我甚至想:如果见了面,我会不会厌烦呢?因为我对所有朋友都缺乏长期的交流,可能我们之所以能在这不到十年间都保持良好的关系,是不是因为彼此保留着神秘感呢?哈哈,肯定不会啦,因为,他对于我来说,在人生中占有很大的比例的.OMG,不要再继续了.

      前些天自己给自己买了顶帽子,和一枚白钢的戒指,虽然只是白钢,但是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会拥有一个白金的戒指,而且是情侣戒的其中一枚哦!嘿嘿.

      年马上就要过去,明天去亲戚家度过最后一天,后天亲戚们都来我家了.然后我就继续去为他的生日礼物准备.虽然很辛苦,但是我相信他拿到手中的时候,一定会感受到温暖的.因为每一页,每一个角落都是我一手做的.ps.每一处都有手汗哈,我手汗很严重的哦~虽然祝福可能会晚一点送到,但是我相信,你会喜欢的!

      腿好痛好痛,坐了将近六个多小时了.手也麻了.看会TVB的剧就睡觉了.好了,晚安.

                                                                                                                                    That all.